您好!欢迎您光临三生石畔问红颜_心之韵! 聊天室 I 论坛 I 免费电影 I

会员注册

I

本站搜索

I

收藏本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>>网海文萃>>>三生石畔问红颜
三生石畔问红颜
发表日期:2007/6/17 9:33:00 出处:网络 作者:未知 发布人:shiyao33 已被访问 370
冷风瑟瑟,长空寥廓,一叶落而知秋。
独自凭栏,紫竹长萧轻移唇边,我便浑然化作天地间一道湿湿的青痕,眼中无物,无人,荒芜如秋叶。我从未学过吹萧,但我吹奏起这支曲子却如行云流水,万物动容。
从我自喧嚣闹市中第一眼望见这支紫竹长萧,我的脑中就清晰的浮现出这样的词来:身前身后事茫茫,欲话因缘恐断肠。我呆呆立足在萧前,如若被击,无法移动半分。这时,我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说:姑娘,看来你与此萧有缘,拿了去罢。
我抬眼,见说话的是摆摊的老人,慈眉善目,脸上却刻满厚重的风尘。在他的面前,摆放着一些玉石、古玩。他微笑着将紫竹萧递给我,我恍惚的放到唇边,然后我听到熟悉的音律,如流水一般从我唇边飘逸而出,似隐约伴着低沉的吟唱:三生石上旧精魂,赏风吟月不要论,惭愧情人远相访,此身虽异性常存,身前身后事茫茫,欲话因缘恐断肠……
萧声嘎然而止,似断弦落石,惊鸟折翅,我仓皇抬目,除温润如玉的紫竹长萧盈握在手,那老人已不知去向。西边的天空,残阳如血
  此后,我不再关心芭蕉夜雨几时休,不再记惦朝露寒霜垂帘低。此后,我日日弄萧,对月吟诗,眼见镜中的容颜,渐做飘零叶,欲比黄花瘦。每吹萧一曲,我的心就如被丝线缠绕般疼痛,凄寂惶然,无法自拔。

一日入梦,竟见赠我紫竹萧的老人忧虑的叹息,我问老人家何事发愁?他答,看来姑娘前世情缘未了,难走今生情路啊,原以为紫竹萧助你断了前尘情事,谁料反深了你的心结。罢罢罢,姑娘可前往杭州灵隐寺,寻着写有“咫尺西天”的照壁,往前行去,入天竺,行不多远,便可见路边有一座小石桥,过桥,由小路上山,就可见到三生石。请绕石三圈,凝神而坐,吹一曲紫竹萧,便可知晓你的三世情缘。
隔日醒来,万般惆怅。遂照梦中所引寻去,果然见着一石,石上携刻“三生石”三字,色如滴血,沉寂千年。我绕石三圈,取出紫竹长萧吹奏起来,一曲未终,居然倚石睡着了。
原来,我与你,竟有着如此的错缘。
我曾是西子湖中一朵白莲,在碧波荡漾的湖中摇曳生姿。春起迎风,夏来听雨,秋上醉月,冬卧看雪。我日日听世人吟着:轻舟短倬西湖好,绿水逶迤,芳草长堤,隐隐笙歌处处随。看红尘中人来来去去几度沉浮,愁着笑着,过眼无痕。
那日你泛舟而来,青衣俊颜,朗眉如月,唇边的紫竹长萧悠然涤荡着天地间的清风。你看到我的时候,眼中有波涌如水的温柔。你说,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……不知在你眼中,我是否真的如人间女子般动人,而那瞬我荡漾在你的凝视中,早已羞成天边的霞。
 自你离去后,我日日期盼,望穿秋水,然过尽千帆皆不是,斜辉脉脉水悠悠,你一去杳然。从此我拼却五百年的修行,只为靠近你的气息,重见你的温柔。
风起时,我是你捻在手中的那片花瓣,你轻轻嗅我,那芬芳便沾染一身一心,你惊讶的将我捧在掌心,那喜爱的模样让我醉成盛放的春天;雨润时,我是你屋顶那片青瓦,空阶滴沥,悄悄收拢你结愁的眼眉,我的泪,是坠入你掌心的第一滴雨,转瞬融化在你温暖的皮肤;月落时,我是你窗台的那卷帘珑,轻轻拂动你的梦,一声低叹,渗入寂静的夜,从此你的梦中,总有我多情的回眸;冬来时,我是雪舞影凌乱的那壶酒,你将我一饮而尽,如同饮尽我幽深的情意,我将默默的融入你的眼,你的心……我是如此甜蜜而又痛楚的陪伴在你身边,时时呼吸着你的气息
  直到那日,我又见你眼中波涌起温柔,却是对着一个回首百媚生的人间女子。那刻,我黯然消隐在你身后,五百年的修行碎成一行清泪,漫天飞舞。分明听你轻声说道:多谢这雨的成全。

  那被急雨所惊的女子花容失色,丝般长发湿在你怜惜的眼中。你褪下身上的青衫,为她,撑起小小明净的天。女子安全的躲进你的怀中,含羞的将脸贴近你的胸前。

  我听到自己迅速急促的心跳,终于“哗”然碎成一地水花。

  隔世如海,弹指岁月几度轮回。

  我沉淀了五百年的苦苦思念,静守佛前,只为虔诚的许一个心愿。求佛让我与你相遇,结一段尘缘。佛于是长叹一声,将我放在西子湖边。

  我揽水而照,影影绰绰中,水中女子素手、寸腰、明眸、皓齿,白衣裙迁、鬓影如云,袅袅婷婷如前世的那朵白莲。我轻展笑容,霎时水波荡漾,碧湖流转,只见如烟的忧愁忽地覆住我的眉眼,涟漪轻荡,一圈一圈,我在圈里,你在圈外。

  我霍然转身,见你翩然立在我身后,一袭青衣,温文尔雅,你含笑道:欲把西湖比西子,浓妆淡抹总相宜。我重又羞成天边的霞,只当今世的你,看穿了我的前尘情事。

  感谢佛,让我在最美丽的时刻,遇到了你。你温柔看我,满目怜惜,我只当你懂了我五百年的等待,感受到前世我在你身前身后流动的气息。于是,我勇敢的伸出手,将手轻轻放入你的掌心。

  分明感觉到你的触动,那一瞬间的慌乱。然你终于是握住了我的手,让我的心,在那刻静如天上的月,再无他求。

  那日你我流连于西子湖畔,垂柳依依,清风绕怀。只需一笑,就缠绵了千年,只需一眼,就沦陷了三生。你的手抚过我如丝的发,捧着我的脸如捧起一片从风中而来的花瓣,惜了又惜。我看到自己在你手中温柔开放,黛眉藏娇,飞霞过眼。

  我对你说:死生契阔,与子相悦;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月影零落中,竟看到你眼中深凝的痛楚,心一颤,不愿去究其原由。你终于开口相告,原来你已娶妻,原来我还是来迟了一步,原来佛是想让我自己醒悟,情的快乐原本就牵连着无止境的痛苦。

  终于到了离别时分,听你的脚步消失在路的那头,月华依旧,影却成单,我的心再次碎成一池清水。放你走,又将是一世,你我两世情缘,都如此错失。我看到我们明明近在咫尺,却始终无法逾越这道错身的界线。已成为人间女子的我,又如何甘心只做你梦中的影子,又如何继续走那漫漫红尘路?

  我纵身跃入湖中,隐约听得你急促寻来的呼唤,你说,你是我今生的劫,我愿意弃了一切来与你一起,你在哪里?

  我微笑,缓缓沉入深不见底的湖中。我知道今生,你再也寻不着我。

  转眼红尘,又是一世。

  那日见你,心无来由的一痛。你的微笑,竟含着如此熟悉的温柔。于是暗暗笑自己小说故事看的太多,居然将初遇的你,反复读了又读。

  再次见你已是数月之后,你的微笑如昔,只是我早已懂得将心事涤荡成眉宇间的风,轻轻来去,不着痕迹。我记得那么清楚,那日三百米的距离,你是走在我的前头。我安静的踏着你的足印而行,一步一步,以为就跟住了一生一世。

  常常想,你的今生,曾有过怎样的一种经历?你过往的忧伤,如何释然?你纠结的疼痛,如何排遣?你疲惫的时候,又是谁来温柔对你?在你波澜不惊的神情中,是否会有你深爱女子的影子。

  常常想,我的前世,该是怎样的一个女子?经历过怎样的一份情缘?让今生的我,成为如此淡定如水,清颜柔眉的女子。无论喧哗,无论仓皇,都似与我无关,我只静静走在自己的心情里,不被打扰。任陌生的人,陌生的事,在生命中反复来去。直到你出现在我的视线里,然后,走进我的心里。

  从此我的世界渐渐狼藉如那场花雨,我的凝望,过尽千年般的绵延悠长。

  然我苦思不得其解,为何你的眉,你的眼,你的笑,都成为我心尖的弦,轻轻拨动,便是颤抖的痛,不依不饶的纠缠在身、在心。

  我以为我从来,不曾走入你的世界,那么,我就不会为你忧伤。可望见你与她相携而过的身影,却痛如利剑刺心。

  满世界的雨,只为你,簌簌而下。我道不明原因,说不清理由,若非果真是有着前世,世世轮回着相同的错缘?若非只今风作三生石,生生相望不相识?

  从梦中醒来,发现暮色渐浓。而我睡在柔软的床上,一室寂静,身边并无“三生石”,手中也并无紫竹长萧。想起梦中情景,无限惆怅。不知从何处传来忧伤的歌声:雨到了这里缠成线,缠着我们流连人世间。你在身边就是缘,缘份写在三生石上面…… 

 起身踱步窗口,只见西天尽头,残阳如血。

 

双击自动滚屏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
上篇文章:红尘烟雨梦蝶飞

下篇文章:那一夜,足可以美丽一生

 相关评论:

没有相关评论

 发表评论:

身份选择:会员 游客(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)
用 户 名: 密 码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500)
本站所有文章及帖图均属个人观点 版权所有≡心之韵网站≡部分作品来自网络 若要求本站删除的 请与站长联系

心之韵(二站)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进入管理 | 关于站长 | 本站搜索

联系电话:QQ:371695735 联系人:诗遥

琼icp备09005167